天下长宁_第十二章正式介绍一下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十二章正式介绍一下 (第1/3页)

  在转过巷子口的时候先生两个字已经到叶无坷嘴边,这残垣断壁满目焦黑把先生两个字硬生生给堵了回去。

  “这是怎么了!”

  二奎看着废墟咧开嘴。

  “你们在这等我,我去找人问问。”

  叶无坷转身离开,说话的时候嗓音有些颤,袖口里缩着的手也在发颤。

  半刻之后,叶无坷扶着一位老者回到赵先生家门外。

  “一把火都没了,老天没眼,没眼!”

  老者颤巍巍的,说话的时候嗓音里还带着恨,复杂的恨,恨天恨地恨人恨不公,都在这老天没眼四个字里了。

  “肯定是刘隶让人干的。”

  老人说出这个名字的时候,恨意也到了极致。

  叶无坷听说过刘隶是谁,原本是这镇子上的乡丞小吏,楚时候的旧官,是个不入品的边角料。

  大宁立国之后,如双山镇这样的地方其实还顾及不到,这里闭塞而又穷苦,连县衙那边用的人还多是楚时候的旧人,刘隶也得以留用。

  这个刘隶在双山镇无恶不作,没有哪家的姑娘能逃过他和他手下那群人的毒手,其他百姓哪怕是背地里骂过他的,被他知道了也会当众活活打死。

  大概两年之后,大宁选派的新官到任开始清查旧弊,刘隶作恶多端自知难以活命,索性纠集了当初的一群手下跑进山里做了匪寇。st

  新来镇上的乡丞李在研得知刘隶恶贯满盈之后,组织乡勇追捕,身先士卒,杀山贼数人,不幸落入贼人之手,被贼人开膛破肚,趁夜将尸体丢弃回镇子上。

  刘隶让人在镇里传话,不管是谁来双山镇做官,再敢有人追查他的,都是如此下场。

  第二任乡丞苗新秀到了之后便听人说了这些话,百姓们都觉得新来的乡丞不会再去追捕刘隶,可这位年轻的乡丞第一句话就是......大家愿意帮我的就跟我一起去,没人愿意跟我也要去,我敢孤身前来,就敢孤身进山。

  第二天一早,这位乡丞竟然真的收拾好一身装备便一人扎进深山老林。

  鸭山比大慈悲山要危险的多,别说去擒凶,就算是孤身进深山走一圈,多半也是回不来。

  乡亲们商量之后,选了数十名青壮结伴进山去寻苗新秀,走了三天,在深林里总算找到了他,已是奄奄一息。

  在苗新秀身边有六七具贼人尸体,他身中数刀无力继续追赶,靠坐在树边,一把横刀还在他手中死死握着。

  乡亲们把苗新秀带回镇子上,是赵先生救回他一条命。

  有人问苗新秀为何如此大的胆子,一个人就真敢进山抓贼,苗新秀回答说......我是宁军战兵出身,上一任乡丞李在研也是,我们当初从军是因为听陛下说,宁军,就是为了天下百姓而建的。

  有贼不抓,有恶不除,这样当兵做官,我们丢不起陛下的人。

  后来双山镇的百姓才知道,苗新秀原本是被分派到县衙做捕头,当时旧楚时候的捕快因为受不得辛苦拿不到好处纷纷离开,县衙里只有苗新秀和李在研两人撑着。

  没多久李在研被调到双山镇做乡丞,又没多久就死在了双山镇。

  捕头苗新秀就自己请命到双山镇来,捕头都不做了。

  可是之后好多年都没能抓到刘隶,这里山连着山想找人出来难如登天。

  老人嗓音发颤的继续说道:“前几日来了几个外人找赵先生出诊,走到半路才说是要进山,赵先生觉得有些不对劲,半路想办法脱身回家来了,只隔了一天的夜里,赵先生一家......”

  说到这,老人家掩面而泣。

  叶无坷问:“一个都......”

  老人点头,竟是哭的说不出话来。

  “是谁在那儿!”

  就在这时候,有人在远处喊了一声。

  叶无坷回头看,见一人提着灯笼大步过来,至近前才看出来,是个大概四十几岁留着络腮胡的汉子。

  老人家连忙擦了擦眼泪后说道:“是无事村来的后生,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