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长宁_第十三章错的就是错的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十三章错的就是错的 (第1/3页)

  叶无坷的眼神里有不可压制的震惊,因为他从没想过不久之前深入渤海险地的这些年轻汉子全都出身显赫。

  他也更没有想过,出身显赫的人也会在双山镇这样的小地方坦然的留下遗言。

  陆吾觉得叶无坷眼神里有些震惊是正常的,但身为一名老兵的苗新秀眼神里也有这样的震惊不应该。

  “陛下说,不管是什么出身的人,只要穿上大宁战兵的战服,就该为大宁百姓而活也该为大宁百姓赴死。”

  苗新秀知道这句话是在提醒他,所以他脸色肃然。

  陆吾看向叶无坷的时候眼神平静且柔和,他说:“如果有一天你也穿上大宁的战服,记得永远不要忘了这句话,而且,也永远不要怀疑陛下只是说说而已。”

  他说:“跟你说一件事吧......去年开春的时候,西域白支国的贼兵劫掠了咱们边疆上的几个村落,把所有百姓都杀了,人头割下来挂满了村外的胡杨树。”

  “西疆边军奉旨出征,历时三月灭白支国,第一个冲上白支国都城城墙,斩断白支国旗,身中四箭血战不退,亲手抓了白支国王回来,按着白支国王的脑袋,跪在咱们百姓坟前一下一县磕头的是个才十六岁的少年......”

  说到这,陆吾看向叶无坷:“他叫李持念,是太子殿下。”

  叶无坷呼吸微微一乱。

  二奎却忍不住问道:“什么意思?”

  大奎抬起手在他脑壳上给了一下:“这你都听不懂?”

  二奎不服气道:“大锅你听懂了,你说是什么意思。”

  大奎道:“就好比假装咱爹是村长,我是老大,我就是村太子,咱村的人被外村人欺负了,我第一个就冲上去干他们!”

  二奎挠了挠头发说道:“那不是应该的吗?”

  苗新秀脸色微变,下意识看向陆吾三人。

  陆吾却坦荡笑道:“就是这个意思,白支国那一仗打完之后,朝廷里有人给太子殿下请功,陛下说,他是大宁太子,干的是他该干的事,请什么功?”

  叶无坷若有所思。

  陆吾继续说道:“陛下在大朝会上说,大宁皇帝的儿子为百姓出头冲锋在前不该被表功,若是寻常人家的儿子为百姓出头冲锋在前才应该表功,大宁的太子为受了屈辱的家人打一架,打输了朕得罚,打赢了正常,最多,朕陪着他一起吃顿好的。”

  叶无坷记住了这些话,忽然间就想起高清澄离开前说,长安其实很好,现在叶无坷脑海里还不知道长安到底是什么样子,但他好像一下子就明白了长安很好是哪里好。

  二奎问:“大朝会是什么意思?”

  大奎抬起手又给了他一下:“就差不多是咱村全都聚一块商量事。”

  陆吾笑着解释道:“应该说是村里所有能扛事的人,聚在一起商量怎么扛事。”

  二奎领悟了,他点了点头:“那应该有咱。”

  大奎道:“废话,那肯定有咱。”

  二奎说:“咱村里红白事端托盘上菜的,哪次少了我?”

  大奎道:“烧火的哪次不是我?”

  俩人在那争论倒是烧火的出力大些还是端菜出力大些,争论的脸红脖子粗。

  陆吾则看向苗新秀道:“这里我军职最高,上山的事我来下个决定。”

  苗新秀他们几个随即肃立。

  陆吾道:“这次进山剿匪由苗新秀指挥,其他人务必服从。”

  苗新秀刚要说话,陆吾道:“老团率,没人比你更合适。”

  苗新秀再次肃立:“领命!”

  叶无坷一直都没有说话,他只是静静的看着,然后深深的记住,告诉自己大宁的这身军服没那么容易穿。

  陆吾见叶无坷好像在发呆,他拍了拍叶无坷肩膀轻声道:“不管你有多想报仇,请你务必走在我们身后。”

  叶无坷嗯了一声,然后推测道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