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长宁_第十三章错的就是错的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十三章错的就是错的 (第2/3页)

:“刘隶可能不行了,所以山里的贼才会冒险下来想骗先生进山为刘隶诊治。”

  陆吾问:“你说他们冒险的意思是,这次他们下来就可能暴露藏身处,这两日没下雪,咱们顺着痕迹上去,也许没有那么难?”

  叶无坷摇头:“不是这个意思。”

  陆吾:“那是?”

  叶无坷道:“我的意思是咱们得快些......在他活着的时候杀他。”

  陆吾表情一变,苗新秀眼神一凛。

  鸭山的险确实让来自长安的三个汉子大开眼界,也让从大慈悲山来的三个汉子心生敬畏。

  虽然只隔着几十里,可叶无坷和大奎二奎从来都没有进过鸭山,大慈悲山的险是你一个不小心就可能殒命当场,而鸭山的险则是你提着十二分小心也可能一命呜呼。

  装备了钉鞋和铁钩的苗新秀在前开路,先上去找地方固定绳索,再把叶无坷他们一个一个拉上去,如此反复,所以第一天进山也没走十五里。

  一路上他都很少说话,看得出来是憋着一口气。

  休息的时候二奎嘀嘀咕咕的说:“那些坏人干鸡毛要躲到这种地方来。”

  一路沉默寡言的苗新秀自言自语似的回答:“因为他们进山是可能死,留在山下是一定死。”

  二奎听完这句话忽然咧开嘴笑起来,莫名其妙的,笑的可开心了,就像是听到个最好的笑话。

  大奎抬起手给了他一下:“你乐个屁?”

  二奎揉着脑壳说:“哈哈哈哈,坏人也没想到,躲在这跑不了啊。”

  听到这句话叶无坷眉角扬了一下,他看向苗新秀说道:“快二十年了,当初进山的那群贼年纪都不小了。”

  苗新秀道:“除了刘隶的儿子刘敢为和侄子刘敢做之外年纪都应该不小了,刘隶上山的时候就有四十岁左右,其他人少说也有三十几岁。”

  他问叶无坷:“怎么了?”

  叶无坷道:“只是觉得你们可能会觉得麻烦。”

  苗新秀道:“我们觉得什么麻烦?”

  叶无坷道:“他们都五六十岁了。”

  苗新秀正色道:“五六十岁怎么了?五六十岁也是该死的罪人!他们曾经犯下的罪行,每个人都该被凌迟!”

  或许是因为赵先生一家的死让叶无坷心事沉重,所以他也没有过多解释什么。

  苗新秀只是觉得,这个少年似乎有些不该有的妇人之仁。

  休息了一夜之后一行人继续往上爬,有苗新秀的地图,再加上偶尔还能看到贼人留下的痕迹,所以方向倒是不难确定。

  贼人应该清理过痕迹,可他们来去匆忙显然没有那么仔细。

  等到了第三天的时候叶无坷他们才明白过来,贼人没有那么仔细的清理痕迹,是因为到了这,痕迹自然就消失了。

  这地方连苗新秀都没到过,前边是一条峡谷,峡谷上方只有一线光亮,平日里的雪基本进不来,峡谷之中还有一条小溪流过,根本没有足迹。

  踩着水继续往前走了能有三四里远就豁然开朗起来,这里竟然和外边如同两个世界一样。

  进山的时候冷的滴水成冰,越往里边走越是看不到积雪,眼睛适应了白茫茫的天地,进了这峡谷最里边后竟是有些不适应。

  这里也冷,比起山外却好了不少,叶无坷刚才走过的时候就闻到了些不同寻常的气味,果然没走多远就看到了冒着热气的泉水。

  再往前走了能有二里左右重新变得狭窄起来,在这只容一人经过的小路上居然还建造了一个吊门,吊门往下一放便无法通行。

  吊门在大概一人多高的位置悬着,再往上是用几根粗木横在那做的门梁。

  门梁再往上还修了一个极小的箭楼,勉强也就是能站下两个人,在这箭楼里应该是能斩断挂着吊门的绳索。

  有个人,就蜷坐在那逼仄的地方打着呼噜,抬头看,只能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