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长宁_第二百零一章放不下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二百零一章放不下 (第1/3页)

  思想凌然众生之上的超脱只要人还活着就依然是小超脱,这世上无任何超脱于生死之上。

  一切吃着喝着活着说已经参透生死摒弃七情六欲把兽性人性都看做平等的超脱,都是耍流氓。

  这个世上的超脱生死大概只有一种,但有两种叫法:一种是死人活着,一种是活人死了。

  在二十几年前就已经死了的姚三斤一直看起来很快乐的活着,是因为他想用自己的一切表现甚至是表演来教会那些孩子们应该怎么活着。

  就像是为了救姚三斤在漠北战死的陈甲寿每天只要闲了就和过来过去的街坊四邻贫嘴一样,他学着活成了最快乐的那个姚三斤的样子。

  但他学来的是真的快乐,这就是早已死去的姚三斤活着的意义。

  所以可以说姚三斤是死人活着,也可以说他是活人死了。

  在他亲手送走了金善上之后,那个活着的死人真的死了,那个死了的活人也真正的死了,二十几年前就给自己宣判了死刑的姚三斤,在二十几年之后亲手执行了自己的死刑。

  可是他没死。

  他吸入的毒粉量并不是很多,而且阿爷身上有药,阿爷身上的药肯定不是那么对路的解毒药,就连金善上自己都没有那种毒粉的解药,从配制毒药出来的那天他就没有想过要配制解药,所以阿爷又怎么可能会有对路的解药?阿爷没有对路的,但多。

  那个叫姜头的少年把阿爷带到了长安之后就整天都在害怕,害怕阿爷出各种各样的意外。

  他那样活着肯定很累,但他习惯了这样活着。

  阿爷的包里有各种各样的解毒药,三奎拿了解药就不管不顾的一把一把的塞进姚三斤嘴里。

  反正是要死的,救了就是赚了,救不回来,也是救过了。

  也不知道是因为药吃的太多了还是因为总算有对路的,昏迷了一会儿之后姚三斤就开始大口大口的呕吐,吐出来的东西看着很恶心,但这还不是最恶心的,最恶心的是他拉裤兜了。

  这位纵横商场二十年的金融大鳄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在过了四岁最后一次拉裤兜的那道坎儿之后会在这道坎儿又被绊倒了一次。

  而且摔的那么狠那么惨,惨不忍睹。

  又拉又吐的情况持续了很长时间,为了保证他不至于吐死拉死,三个人也算是用尽了浑身解数,用他们知道的所有关于药术医术的知识来死死的拉住那将死之人。

  到了天色渐渐暗下去的时候,姚三斤总算不吐了也不拉了,当然,也可能是因为实在没有什么东西能拉能吐。

  接下来就是发烧,姚三斤的身上烫的好像能煎蛋一样。

  车夫背着他,三奎背着阿爷,四个人在逐渐到来的夜色之中不断的奔行,他们到了那个金善上说的小寺庙里。

  这寺庙真的是小的离谱,只有几间正房和左右各一间厢房,在正房后边有三座看起来已经长满了青苔的石塔,也不知道已经存在了多少年。

  这座寺里只有两个和尚,一个老一个小,老的那个看起来身上只剩下一层满是褶皱的皮,小的那个看起来像是刚刚饱满起来的玉米粒。

  金善上说这位老和尚已经一百多岁了,是在楚国灭之前从照山寺搬过来的。

  照山寺在过去几百年来都很有名,曾经被誉为江南七大名寺之一。

  在很长一段时间内照山寺的名声比栖山禅院还要高还要大,楚时候皇亲国戚想要进照山寺吃一顿斋饭也得提前一个月预约。

  直到,栖山禅院的大和尚在一场大火之中了结了自己也了结了过往之后,栖山禅院的名望才超过了照山寺,当然,那时候的照山寺也毁于一场大火了。

  不同的人在面对相同事的时候往往都会做出相同的选择,因为大部分时候这种必须做的选择只有两种。

  老禅师看着奄奄一息的姚三斤,沉默了良久之后回头看向那个珠圆玉润的小和尚:“去把我的药匣拿来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