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六岁,是四代目水影_12 属于高达的时代还没到呢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12 属于高达的时代还没到呢 (第1/3页)

  “怜大人……请一定,一定要赢啊。”

  趁着辉夜怜缠住了宇智波带土的间隙,残存的雾隐忍者带着还有救的同伴,退到了数百米之外的森林之中。

  他们一边处理着自己身上的伤势,为接下来撤出火之国境内的行动积蓄着体力,一边满是担忧地围观着辉夜怜与宇智波带土之间怪物一般的战斗。

  当他们看到辉夜怜的攻击也没有例外地穿过了宇智波带土的身体时,所有人的心都不由得提了起来;

  当他们看到宇智波带土挥出了宛若暴雨的扦插之术,却在辉夜怜的尸骨脉面前被尽数化解时,他们下意识地攥紧了拳头,心中自然而然地生出了“说不定可以赢”的想法;

  当他们看到辉夜怜利用自己作为诱饵,第一次正面伤害到了那个带着面具的家伙,却在转眼之间就被对方所发动的大规模忍术给困死绞杀之时,希望的破灭与恐惧的升腾两种极度负面的情绪,迅速地在他们的心中生根发芽……

  重压之下,雾忍幸存者之中超过半数的人都发出了绝望的悲鸣,他们失却了继续呆在这片战场上的勇气,不顾一切地丢下了自己的同伴们,如同一群没有头的苍蝇一样四下逃窜开去。

  而作为辉夜怜的下属,将自己日后的晋升希望全都押注在了他身上的三日月绘梨,尽管同样吓得两腿发软,不得不努力夹紧双腿才没有让自己因为害怕而当场漏出来,但却始终没有将自己的目光从辉夜怜的身上移开半分,也没有做出任何像是要从战场上逃走的动作来。

  她很清楚,如果辉夜怜输了,自己等人不管逃到哪里,都会被那个疑似能够使用木遁的宇智波给追杀至死,那个人的力量,对于自己这样能力普通的忍者来说实在是没有任何抵御的方法……

  既然逃跑的成功与否同样取决于辉夜怜能否全身而退,那么任何逃跑的动作都只会降低自己在他心中的评价!选择逃走的话,就永远都不可能成为辉夜怜的心腹下属了!

  其他没有选择逃走的雾忍也抱着相似的觉悟。

  他们都在赌,在赌被称作是怪物的辉夜怜,能够创造出名为“胜利”的奇迹。

  然后,他们等到了。

  等到了于半空之中盛放的白骨之花,等到了再一次将胜利的可能攥在手中的辉夜怜。

  “那是……早蕨之舞吗?就是那个,辉夜一族最强大的血迹秘术……”

  看着白骨所构成的森林迅速占据了辉夜怜与宇智波带土的战场,一名年纪较大,曾经参与过更早的忍界大战的暗部揉了揉自己被血模糊了的眼睛,喃喃自语道:

  “辉夜怜……他才十五岁啊。”

  “怪物,真是不折不扣的怪物……”

  “这次战争会成为你一个人铸就威名的舞台吗?就像是第二次忍界大战中的木叶三忍,还有已经在这次忍界大战中声名远扬的黄色闪光……”

  ……

  辉夜怜并不知道被自己救下来的那群雾忍当中所发生的事情,他只知道,在自己展开了早蕨之舞,将自己的骨头遍布了整个战场之后,自己和宇智波带土之间的战斗,又一次被拉回到了相互无可奈何的境地之中。

  带土固然可以靠着神威无视自己的攻击,但他眼下匮乏的攻击手段根本不足以伤到可以在这片白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