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道之主_第二零三章 两千年前的事,白水蛋与兽皮图(10k)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二零三章 两千年前的事,白水蛋与兽皮图(10k) (第1/3页)

  余子清安心潜修,用他直接插手的事情,其实不多。

  但是需要他知道的事情,就特别多了。

  玉圭推广的事,不用管,但是得知道,随时把握路线。

  虽然前期推广是打算走娱乐路线偷鸡,可后期肯定也是要用来办正事的,可不能让夔侯国主把名声搞臭了。

  玉圭余子清自己也会听,频段也租出去了十几个了。

  不过目前会有播音的,也就几个,还有一个是大乾的二皇子的人,偷偷摸摸的办资讯台,实则是添加私货。

  这让余子清也知道了不少,大乾二皇子干出来的事情,多少增加了一些对大乾的了解。

  大乾的人参合进来之后,就变得有些乌烟瘴气。

  唯一正常点的,反而是夔侯国主目前开放的三个频段。

  唱曲的水平极高,若是合适的曲子,只是用玉圭听,竟然都能听的心平气和,心绪安定。

  从作词到作曲,再到编排,演唱,都说夔侯国的艺术水平高,那的确不假。

  虽然这些东西,修士都不太在意,可夔侯国主给搞的逼格倒是挺高的。

  起码余子清没觉得有乌烟瘴气的地方。

  夔侯国主是真把这个当神圣事业来经营的。

  这个不用管,也得知道。

  大兑那边不用怎么管,那也得知道具体发展情况。

  就是玉圭在外面听不到大兑的播音内容,这也是余子清故意的。

  根本不敢给特制的玉圭和玉柱。

  最普通的玉柱加玉圭,在没有屏蔽和阻碍的地方,按照最新的测试数据,相隔数万里都能正常接收。

  余子清也不想让外人知道,大兑现在正在把玉圭用在正事上。

  特制的玉圭,目前就做出来俩。

  一个余子清自己留着,一个预备给巨佬。

  用的材料不像卖的那些,跟加盐似的,加一点点。

  特制的顶配版,是完全用七阴大王的手骨制作而成。

  这已经是最好的了,要是在深渊里还接收不到,那余子清就真没辙了。

  在第一层深渊裂缝能收到,按理说巨佬那边估计也能。

  毕竟,这材料已经是天花板级别,自带神妙。

  关系还是要维持一下的,就像这次,要不是有巨佬在,他没可能安安稳稳的解决地魔尊主的事,七阴大王估计也不会痛快跑路。

  要不是七阴大王主动斩断联系,生恐再跟那颗七彩宝石和断肢再有什么联系,余子清还真不敢用这些材料。

  除了大兑和玉圭的事之外,大震的事,余子清不管插不插手,都得时刻更新自己手里的最新消息。

  大震的国情跟大乾和大离不一样。

  按照余子清的理解,大震更像是分封制,震皇乃是大震共主,各地封王,封地之内,几乎是自治。

  以至于震皇对整个大震的掌控,远不如离皇或者乾皇。

  但这事不是现在震皇的锅,也不是游震的锅,一直都是这样的。

  每一代震皇,其实都会有意无意的,去收回一些封地。

  就像之前大震的怀王,被揪住了小辫子,被击杀之后,封地就被收回了。

  但整体上,还是各地封王自治为主。

  要是下面的王爷,跟震皇不对付,拖后腿都是小事,直接揭竿而起,也没什么可意外的。

  襄王就是一直排在前三的王,只是这家伙,无心经营封地,大部分精力都用来修行,所以麾下力量也不是最强。

  之前大震北部人口大迁徙,最不满的,便是南部的封王。

  他们的地盘虽然没有囊括所有南部地区,可北部的人一来,挤压的自然是他们的利益。

  如今各王之间,摩擦不断,矛盾积累,归根到底,还是因为地盘小了,人多了。

  大震想要缓解内部矛盾,最直接的办法,自然是向南扩张。

  正好还有一个收回失地的借口在。

  余子清跟襄王通信,也跟雷氏的雷誉通信联系。

  雷氏最近都老实的不得了,守着封地,老老实实的不参与进去。

  雷氏若是参与进来,那必然会直接开打。

  要么是内战,把排在前十的封王干死一半,大家就能吃饱。

  要么是打大离,收回失地,要是能顺带着再多打下点地盘,那自然更好。

  但近期的情况,哪怕雷氏和襄王,都不参与进去,压力也已经快到爆炸的阈值了。

  襄王解开心结,倒是愿意帮忙,去干死俩封王,缓解下内部矛盾。

  可震皇不允许,不让他插手,大震现在没有太子,震皇是想立襄王为接班人的,这种事,不想让襄王去做。

  雷氏固守封地,不去添乱,也不参合,因为雷氏其实偏向收回失地。

  稍稍一拖,等到外面的热闹看完,短短数年之后,就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

  大震知道,大离也知道,大乾也知道,所有人都知道这个情况。

  这才是问题关键。

  大离西荒军自从打完深渊裂缝之后,就在那附近镇守了下来。

  这里地处大离西北,距离大震并不是很远,随时都可以调走。

  余子清也不可能去拦着,不让他们打,他也拦不住。

  情绪积累到位了,不打一场很难收场。

  哪怕余子清明知道,这可能就是背后的人,想要的结果,他也没法明说。

  怎么说,怎么佐证,靠着老羊身上的缄言神咒么?

  再者,任谁去看,如今这种覆盖整个世界如此大范围的,长期的气候变化,都绝不是当世强者能做到的。

  还有,也没人察觉到这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变化中,有强者插手推波助澜的痕迹。

  这种牵扯到国运的大事,余子清没法空口无凭的说。

  当然,最重要的,余子清不能确定,到底是谁做的。

  离皇有嫌疑么?有。

  看看大离太子之前趁火打劫,吞下大震一部分疆域的事,就知道,若是对大离有大利,他们肯定会去做的。

  乾皇有嫌疑么,他嫌疑更大。

  因为有老羊的事在这,还有大震若是跟大离干架,大乾渔翁得利的概率极高。

  深渊之中的魔物,有嫌疑么?

  这些魔物的嫌疑最大。

  从魔物在人族的渗透来看,这些家伙,已经不知道渗透了多少年了。

  阴魔的渗透也好,人魔则是一直都有。

  还有天魔当年还渗透到游震身上了。

  余子清之前还没问最后的这个自在天,记不记得当年的事情,主要是还没摊牌。

  他挂着地魔尊主的身份,甭管信不信,这个牌子不能随便丢了。

  不过,现在是时候好好问问了。

  例行修行完毕,余子清已经感觉到,其实现在已经可以进阶六阶神通境。

  不过按照惯例,还是多积累点底蕴,进阶之后,觉醒的第一个体修神通,说不定还能好点。

  来到槐树林,自在天还在这里磨练自身。

  按照楼槐的说法,在这种压制环境下,修行得来的力量会更强一点。

  虽然修行进度慢,可是这也是积累底蕴的一种方式。

  自在天一门心思的想要先适应下来这种压制,不指望实力能不受影响,起码能在其中面不改色,行动自如。

  自从大魔被当成了摆件,七阴大王都跑路,他算是彻底认清了,要倒就倒的彻底。

  跟着余子清,远比当个随时都会被人抛弃的天魔有前途。

  起码这一点,余子清是肯定远比那些魔王强。

  人族这君让臣死,臣不得不死算什么啊,魔头这边,那才叫让你去死你就得死,就想听你死的时候的惨叫,那你也得去死。

  余子清到了地方,就见自在天硬扛着饿鬼的气息,如负山岳,却依然死扛着适应。

  这家伙可真够死心眼的,他跟楼槐可是完全不一样。

  楼槐虽然是魔头出身,人家走的却是正道,这能一样么。

  正儿八经的纯粹魔头,谁来都一样。

  余子清到了地方,一挥手,那些盯着自在天的饿鬼,便一个个的退回到槐树里。

  能来看自在天的饿鬼,都是比较强的。

  就像现在,能住在大魔头颅附近的饿鬼,那也都是有贡献的饿鬼。

  楼槐给泡了茶,余子清对自在天挥了挥手。

  “先停一会儿,我有些事要找你了解一下。”

  “大人,有何问题,尽管问,属下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自在天低眉顺眼的凑了过来。

  “当年你去大震,还有别的魔头配合你么?”

  “只有俩阴魔,给了我一些信息,便再无其他魔头了。”

  “那人呢?”

  自在天念头一转,暗道坏了,把事揽在自己身上了。

  “人倒是有,当年的天魔,能顺利的寄生在老震皇身上,就是有人在配合的。

  不然的话,仅凭当年那天魔,绝无可能如此靠近老震皇。

  老震皇乃是纯粹的体修,一身气血,恍若大日烘炉。

  若是那天魔想要强行潜入,九成九的可能,会直接被庞大的气血阳气活活烧死。

  当年的齐王,带着那天魔,才趁着老震皇心神出现破绽的那一瞬间,顺利潜入。

  就算如此,其实也受创不轻,在其心田修养许久才恢复元气。”

  余子清没什么可意外的,没二五仔,哪那么容易。

  天魔的特性,的确强,可是又不是没有缺点。

  没有人给创造条件,哪怕当年的老震皇在沉睡,他也什么都干不了。

  无缺无漏,气血如烘炉,这可是标准的,除了手短,没有任何其他缺陷。

  只是齐王,他有点印象。

  如今大震的诸王,雷氏其实不算封王,也等同于封王。

  而其他的,公认综合实力前三的封王里,就有这个齐王。

  他是掌握的力量多,但是个人实力,却远不如襄王。

  综合实力的话,不是第一就是第二。

  只是两千多年前,那个时候的齐王,已经死了,寿尽而终。

  当年的老齐王,修行天资不行,只有八阶,而且这个八阶,其实也是靠着各种资源堆上去的。

  这是标准的有境界,但是其他,什么都不行的典范。

  战力不行,修行也不行,修士的各种能力,也不行。

  而且,连寿数,都比不上同阶修士,不然的话,也不至于在一千多年前就老死。

  “除了当年的老齐王还有别的人么?这事也是只有老齐王知道?”

  “那我就不太清楚了,当年的天魔,接触的就是那时的齐王。

  但具体的,那家伙想要篡位,还是另有所谋,就不太清楚了。

  不过,当年天魔曾经在其身上待过,大概挖到了点消息。

 

  袁氏文学网阅读网址:m.yuanss.com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