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道之主_第二零四章 坏了进阶了,面见大离太子(10k)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二零四章 坏了进阶了,面见大离太子(10k) (第1/3页)

  时间慢慢的流逝,变化也开始出现。

  大震无面人的头儿李星晨,已经暗中跟老齐王的老部下全部谈过。

  有些人虽然已经退了下去,但基本上都是退下去专心修行,这种老家伙,地位反而更高。

  再加上齐王封地之中,已经暗潮涌动,初期的粮草调动已经开始出现。

  从符箓到各种丹药,兵器到法宝,开始调动之后,哪怕没有大面积采购市面上的东西,价格却还是开始不知不觉的上涨。

  尚在都城的齐王,也已经借口老齐王忌日将至,齐王家中十年一次的祭祖日子也到了,跟震皇请辞。

  这种无懈可击的理由,除非是天塌了,否则,谁也没法拦着他。

  随着齐王开始暗中调动兵力,积聚力量,准备随便找个借口,在边境跟大离生出摩擦,而后直接开打。

  边境只要开战,必定会有人立时策应,届时震皇想不打都不行了。

  而大离这边,北境大军一直镇守在边境,而作为机动力量的西荒军,也已经开始整顿军备,随时可以开拔。

  一场大战,一触即发。

  而同一时间,大乾这边,大乾北部的镇守大军,也已经收到密诏,开始做准备。

  大乾宫城之中,二皇子立于侧面,看着上首乾皇。

  “父皇,此乃绝佳机会,大震内部整日争吵不休,主战派已经渐占上风。

  大震的情况,为了收回失地,与大离开战,已经只差临门一脚。

  若此时,我大乾补上这一脚,便无人能阻拦了。

  儿臣愿亲赴大震,游说震皇。”

  二皇子一咬牙,也豁出去了,这种时候,他必须得下血本,也必须得冒险了。

  他心里清楚,乾皇若是长期闭关,必定不会再像以前一样,让太子监国的同时,还有其他皇子和诸位大臣辅助。

  以他们这些人往日的争斗,若是乾皇数百年不出关,不问世事。

  他们之间的争斗,必定会把大乾搞的乱七八糟。

  乾皇闭关,要的就是外面稳定,不要发生什么大事,打断他的闭关。

  而同样为了稳定,太子监国,朝臣辅助,没其他皇子什么事,便是最顺理成章的。

  这几乎就等同于,让太子继位。

  太子未必敢找茬杀了他,但是剪除他的羽翼,那肯定不会留手。

  届时孤家寡人一个,他最终还是必死无疑。

  还不如现在去冒险,游说大震,结盟,两面夹击大离,对大家都有好处。

  而后再去军中,立下战功。

  有战功在身,倒是其次,可以名正言顺的开始接触军中大将,出入边军大营,这才是关键。

  如此,纵然是最坏的情况,直接让太子独自监国,太子也不敢对他怎么样,大家还能继续斗。

  现在问题只是,他若是离开大乾疆域,必定会遭遇危险。

  但这危险,也远比不上日后一败涂地的危险。

  二皇子单膝跪地,请命出征。

  乾皇看着二皇子,眼神波澜不惊,盯着他看了半晌,一挥手,一块令牌落入二皇子手中。

  “那你便去出使大震吧。”

  “儿臣领命!”

  二皇子捧着令牌,缓缓的退了出去。

  回到了府邸,一群幕僚,都在劝二皇子,此举太过冒险。

  以大乾诸位皇子之间的争斗,他出了大乾疆域,几乎等同于告诉其他人,赶紧来刺杀。

  “你们不要说了,你们懂什么,如今已经到了不得不为之的危险时候了。

  我就是要有人来刺杀,没人来反而不好。

  父皇想要安稳,那我就是在给父皇安稳。

  让父皇可以安心闭关。”

  二皇子呵斥了众人,他心里最清楚。

  什么功绩,什么朝臣赞颂,都是虚的。

  他又没法如同大离太子一般,一百多年便进阶九阶,强压一众皇子抬不起头来。

  离皇想不选她都绝无可能。

  那他就只能揣摩乾皇的心思,顺着乾皇的心思来。

  乾皇不是要安心闭关么,那就给创造条件。

  届时,乾皇依然可以让太子监国,但是他这边,手里也开始有足够的力量,太子也动不了他。

  到时候依然僵持着,那就是最好的情况。

  如若不然,太子监国之后,若是忍不住开始打压其他皇子,指不定就有人忍不下去,来个鱼死网破,搞出来一件惊动乾皇的大事。

  这一次乾皇给他一个令牌,就是最好的证明。

  他没猜错,乾皇就是想要安心的闭关,以后能顺利的突破十阶。

  而这些不省心的皇子,就是最大的不安定因素。

  他主动退一步,出门冒险办事,就是合了乾皇的心意。

  二皇子只用了一天时间做最后的准备,第二天便对外说修行到了关键时刻,要闭关一些时日。

  然后,这边带着人悄悄离开了都城,一路东去,准备从海上一路北上到大震。

  横穿大离,还是算了。

  他若是死在大离,简直太好甩锅了。

  三艘楼船,从东海北上,分开前进。

  出了大乾疆域第一天,便见东海的海面上,骤然浮现出一片漩涡,一头海中大妖,卷动海水,化作滔天巨浪,将一艘楼船吞入海底。

  第四天,剩下两艘楼船,已经到了大震海域,其中一艘楼船,无声无息的消失在海面上,被提前布置好的大阵吞噬,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最后一艘楼船,安全抵达了大震东部的港口,但这一艘楼船,也只是寻常的商船,也是用来迷惑人用的。

  没人追击到真正的二皇子去了哪里。

  就在来追击的人都放弃的时候,商船里一个小商人,带着俩随从,悄悄的离开。

  “少爷,其他两波货,都到不了了。”

  “恩,我们走吧。”

  连续损失了两艘楼船,第三艘其实他本来也没准备来的。

  只是到了半途,他才临时决定,悄悄登船。

  一路赶到了大震都城,二皇子悄悄投上了拜贴到无面人驻地。

  当天晚上,便有人引着他,见到了李星晨。

  李星晨只是看了一眼,就确定,来人的确是大乾二皇子,他有些意外,这二皇子胆子挺大的,真不怕意外陨落在外面了。

  “二殿下亲自驾临,所谓何事?”

  “我想要见一下震皇,有要事商讨。”

  “殿下可以先给我说。”

  “我大乾愿意出兵,北伐大离,牵制大离兵力,给大震收复失地的机会。”

  李星晨看着二皇子,眼神微微一凝。

  “殿下说话算数么?”

  “我受父皇之命,冒险北上,还不够诚意么?我大乾可以牵制大离南部东部所有兵力。

  此为双赢的局面,我们两面夹击,大震想要收回失地,便会容易很多。

  再继续向南推进,也未尝不可,届时,大震所遭困局,便会自行化解。

  时间有限,阁下最好还是早些禀告震皇。

  若是大震边境,已经开战,那便不是这般优厚的条件了。”

  李星晨拱了拱手,转身离去。

  他自然知道,大震如今是什么情况。

  也知道边境的变化,齐王封地内的变化。

  连大乾的这位二皇子,都对这些事一清二楚,那就不只是有没有情报泄露的问题了。

  而是情况已经完全没法遮掩了。

  大震宫城里,震皇听完李星晨的话,看着墙上的地图,幽幽的叹了口气。

  “终于来了啊,朕之前就在想,这般情况,大乾没道理毫无动作。

  没想到,这一次还是这个二皇子亲自来大震。

  此子的胆识倒是过人。”

  “臣查清楚了,他出发之时,是三艘楼船,如今,已经有两艘消失不见了。

  一艘是东海妖族所为,一艘不知是何人,布下了大阵。

  他冒险登上的第三艘楼船,侥幸存留了下来。”

  “不可能是侥幸的,只是有人提前确认了,他肯定不在第三艘上而已。”震皇笑了笑,在地图上点了点。

  “是属下愚钝。”李星晨微微一怔,立刻认错。

  “在我这,不必如此。”震皇说了一句。

  李星晨却还是那副粗犷的样子,好似没听懂。

  震皇不以为意,看着地图半晌之后。

  “去告诉他,可以,大震会出兵的。”

  眼看李星晨退走,震皇想了想。

  “等等,顺便将这些事,告诉襄王。”

  “臣明白了。”

  襄王知道了这事,老震皇就会知道,卿子玉也会知道。

  震皇盯着地图看了半晌,眼神逐渐深沉了下来。

  一城一池的得失,对于如今的大震来说,并不重要。

  他不想跟大离开战,若是大战一起,不管胜负,都是在削弱大震。

  大震国力,是比不上大离的。

  还有内部的情况,若是有一次巨大的损失,他损失不起。

  若是损失太大,纵然对外战争赢了,内部也必然会再次生出乱子。

  震皇站在那良久。

  而另一边,襄王得到了消息,不出意外,这家伙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把这事给他爹汇报一下。

  听说襄王出门了,震皇忍不住笑了起来。

  难怪老震皇之前,特意来传讯给他,让他无论如何,都不要立襄王为皇太侄。

  襄王不负所望,第一时间当了个大嘴巴,把这事给老震皇说了。

  游震看着自家傻儿子,忍不住叹了口气。

  “是那个李星晨亲口告诉你的?”

  “不是,是李星晨的一个手下。”

  “哎……”游震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又是一声长叹。

  然后给余子清传了个讯。

  等到余子清来了,游震站起身,拱了拱手。

  “卿兄弟,有件事需要你帮忙。”

  “老哥这什么话,快坐下说,有什么事尽管说。”

  游震将事情说了一遍,余子清稍稍捋了捋,看向游震。

  “震皇是打算坑……唔,攘外必先安内?”

  “以我对我二弟的了解,是这样的。”

  “需要我去帮忙撮合一下,跟大离谈谈?”

  “是,大震实在是没有合适的人选,不引人注意,而且说话两边都能信的人,除了老弟实在是找不到第二个人了。”

  余子清有些失笑。

  “行吧,那我走一趟也无所谓。”

  “你们在说什么?”襄王有点懵,怎么就牵扯到大离了?

  余子清看了看游震,游震叹了口气,余子清一挥手,一个现成的密室便搭建好。

  “襄王殿下,大震怕是没能力,同时跟大离开战,也同时开启内战的。

  只能选一个。

  而且若

  袁氏文学网阅读网址:m.yuanss.com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