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道之主_第二零五章 果断的背刺,不死曼陀罗(10.4k)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二零五章 果断的背刺,不死曼陀罗(10.4k) (第1/3页)

  谈完了给俩神朝牵线搭桥的事,这大事说起来反而简单,成了就成,不成了拉倒。

  时间问题,没机会扯皮。

  但后面跟谈生意,就扯了好半晌。

  太子要买玉柱和玉圭,还想私下定制频段,不是确定邀请的人,没法拿玉圭收听。

  余子清断然否决,直言他现在没能力做到。

  想什么好事呢,余子清这边公共频道还没热起来呢,你就想用私人频段。

  他的确没能力做到,这也不是假话,因为他连最差的玉圭都炼制不出来。

  卖了一批货,谈完了生意,余子清离开这座不知名的别院,悄悄离开。

  第三天,布施镇就有一批货,给送到了大离都城。

  有人知道余子清来过,也无所谓,谈生意嘛。

  反正这种事,余子清次次都是先找大离,也没什么毛病。

  得到了大离太子确认,余子清就将这事告诉了襄王,让他回去给震皇回话。

  余子清自己则待在布施镇,看了看现在的布施镇,见了见奸商饿鬼。

  这家伙的确是个做生意的人才,锦岚山如今最大的收入来源,而且是源源不断的收入来源,就是来自于奸商饿鬼的店铺。

  从玉柱玉圭,到深渊妖魔的材料。

  基本都是独门生意,别的生意奸商饿鬼都不沾,只做垄断。

  然后还基本都是批发,小的零售店铺也做,却不开分店。

  看起来利润少了,实际上,下游所有需要妖魔材料的人、店、势力,从符箓到丹药,再到炼器,几乎全部都能用到妖魔材料。

  而这些人拿到手的原材料,源头统统都是在布施镇,从中间商到店铺,统统都获得了利润。

  这就是一张无形的大网,一整条利益链。

  而持续供应妖魔材料的,只有深渊裂缝里的饿鬼。

  如今深渊裂缝里,饿鬼表面上看起来胜少败多,那些饿鬼都习惯了这种打法。

  一个个生怕把那些妖魔打怕了,再也不敢靠近。

  失去了大魔统领约束,这些妖魔一盘散沙,稍稍激一下,让他们看到一点点希望,他们就会前赴后继的冲来。

  他们才不会觉得,其实没可能打出去。

  因为之前已经打出去过一次,虽然败了,那锅也是大魔的,跟下面的妖魔无关。

  “王富贵?”

  “大人有何吩咐。”奸商饿鬼低眉顺眼的凑了过来。

  “你好好经营,最近锦岚山里已经差不多凝练下来第一版基础法门,到时候第一波尝试修行的人,肯定有你。”

  “多谢大人,大人放心,属下一定不负大人器重。”奸商饿鬼大喜。

  牛肉干的大饼,实在是太过遥远,到现在还没整出来,而且整出来了也未必会有用。

  但是这饿鬼法门的事,可是能看得到希望的。

  他们这些没转职的普通饿鬼,全靠本能,积攒力量。

  不像恻恻和巫双格,人家压根不需要法门,就有自己的路走,有修行法门,其实也只是锦上添花。

  但对于其他饿鬼,这修行法门,就格外重要了。

  大概就相当于,没修行法门的野路子妖族,和有传承的妖族,这区别就海了去了。

  就像什么所谓的千年大妖,被一个修行数十年的人族修士按在地上摩擦。

  那么,那个妖族,一定是没有传承,没有法门,全靠本能积攒力量,干架也全靠本能。

  同样修行年限,将那个普通妖怪换成龙族,那大部分情况,肯定是人族被龙族按在地上摩擦。

  哪怕到了九阶,同阶之内,人族徒手把龙族扒皮抽筋的事,也是极少数。

  要不然,那个疑似东海海族的六号,也不至于在不确定扒皮大佬的行踪之前,到现在都不敢来陆地附近。

  现在,隔三差五,去七楼戒指里看看,还能看到这货锲而不舍的询问这件事。

  这法门,哪怕是基础修行法门,那也远比靠着本能慢慢积累强的多。

  余子清来转了一圈,又去深渊裂缝巡视了一圈。

  挥洒出去一些库存的甘霖,数量虽然没太多,但雨露均沾,每个饿鬼都能沾一点。

  确认没什么问题,余子清便离开深渊裂缝。

  深渊之中,乱的一塌糊涂,妖魔不止是跟饿鬼打,相互之间也打,同族之间也打。

  尤其是黑天妖魔,内部杀的昏天暗地,听说是为了争出来一个新的头领,为了孕育出新的黑天魔母或者黑天大魔。

  自在天说,这是妖魔跟人族不一样的地方。

  人族想要进阶九阶,靠资源,靠传承,靠天资,靠个人努力。

  妖魔这边,靠血脉,血脉差不多的,就靠互相争斗了。

  谁坐上那个位置,谁就大概率能完成进化,最终成为新的统领,然后慢慢的成为新的大魔。

  别说不同种族的妖魔厮杀,同族厮杀都是司空见惯,像黑天妖魔,还会鼓励相互之间厮杀争斗。

  确认短时间内,应该不会再有大魔率领着各族妖魔,来攻打深渊裂缝,余子清便放心离去。

  这边就交给饿鬼自己去处理。

  他自己,则待在布施镇里,安心修行,稳固境界。

  琢磨着怎么开发新神通。

  他人在这里,其实就是表明态度了。

  拿出一卷竹简,余子清仔细参研,这是当年印姓的那位雅号八步剑魔的老人家送他的。

  他当年参研过,只可惜,这是正儿八经的剑修典籍,他练不了,但里面不少东西,还是可以学学,他山之石可以攻玉。

  ……

  大震,齐王调动兵马的事,已经没法掩藏的住。

  他去开战,跟大震直接跟大离开战,没什么区别。

  朝会之中,震皇似是无奈,公开下令,调动大军,向南部边境压去。

  而大离这边,大离北境大军,已经枕戈待旦,随时准备迎敌。

  而唯一可以随意调动,战力也极强的西荒军,明面上,是在西北安营扎寨,实际上,战力早就向着南部调动了。

  有余子清当中间人,以锦岚山如今表现出来的实力。

  要顶尖高手有顶尖高手,要人,我也有上千万随时可以空降的饿鬼。

  大震信不过大离,大离信不过大震,都怕被背刺,可却都能信得过锦岚山。

  真要是出什么意外,那就是打锦岚山的脸。

  以背信弃义,背刺对方得到的好处,显然是不值得把锦岚山得罪死。

  而且,相互配合,大家都有好处。

  这才是大震和大离愿意配合的前提。

  大乾这边,一纸调令,被鲲游带出了都城。

  乾皇突然下决定,不止宋承越意外,朝臣也都很意外。

  军令如山,大乾常备军力,往日里有一半都在北部,剩下那一半,分散到东西南三个方向。

  只是前些年,东海出事,跟东海海族摩擦加剧,南海异变,还有西面荒原里,锦岚山异军突起。

  还有大兑即将归来,往日里在北部的一半兵力,分出来了一半,在这三个方向。

  要不然的话,整个大乾镇守边疆的一半兵力,都在北部,想要跟大离干架,压根不需要去找大震游说。

  如今再怎么调动兵力,其实也比不上三十年前乾北的兵力。

  乾皇这为了干架而干架,目的压根跟干架输赢没太大关系,他也不是很在意。

  大乾调动兵马,隐藏不住了。

  大离南部也开始做准备。

  然后就是例行的互相出使使节,互喷口水,抢占道德制高点。

  如今再多了一个,就变成了听玉圭的人,也能在各自频段里,听到双方互相甩锅,如何如何。

  然后,莫名的,玉圭的销量暴涨了……

  但外面再怎么说,其实都没有一个说到核心的地方。

  大震、大离、大乾几乎同时出兵。

  看起来一场大乱战不可避免。

  大震朝廷的大军出征,直奔南部边境,也就是齐王的封地。

  而齐王封地之中,随着李星晨亲自出马,越来越多当时看起来没什么的问题,都被挖了出来。

  当年老齐王寿尽而终时,跟在老齐王身边的老仆,已经先一步死了。

  老齐王当时的贴身护卫有四个,有三个后来都是被齐王重用,还有一个也是横死了,死在于其他封王的交锋之中,看起来没什么问题。

  还有一个当时就觉得老齐王死的蹊跷的老部下,后来退下之后,便莫名其妙的闭嘴了,因为他的三个儿子,两个横死在外面,就剩下最后一个。

  这一个事,难的不是怎么挖,而是发现第一步嫌疑,去挖掘更深的东西。

  没人挖,自然没事。

  如今齐王是不是做了弑父的事,对于老齐王旧部很重要,但是对于现在来做事的李星晨老说,已经不重要了。

  齐王兵马,压上边境,大震朝廷的大军,也进入了齐王封地,继续向南压去。

  大离北部边境,大军枕戈待旦,持续向前推进。

  然而,当夜,当大震朝廷大军,压到齐王封地首府,便第一时间将其围住。

  齐王大军之中,已经退下去的好几个老齐王旧部大将,德高望重的老人,进入大营之中。

  振臂一呼,控诉齐王暴行,再加上李星晨提前安排的人,为了预防万一唱双簧的。

  大军从哗变,到再次掌控,稳定下来,全程只花费了一个时辰。

  一群德高望重的老将,亲自出面,再加上老齐王旧部,一个个大营,都开始被控制下来。

  弑父继位,这种事,在大震极为敏感。

  就像当初襄王扯旗造反,也从来没说过,要把他二叔宰了,甚至名义上,从来都没针对过震皇。

  而齐王继位之后,提拔上来的一些人,自然不愿意束手就擒。

  有些已经绑死在齐王身上的家伙,宁死也不愿意投降,他们投降了也不会有什么好结果,只能负隅顽抗,死战到底。

  小规模的内战开始了。

  齐王封地首府高空中,李星晨对战齐王麾下的强者。

  而齐王府中,齐王阴着脸,发出了讯号,等了很久,才见一个白水蛋,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他的书房里。

  “齐王殿下,你的情况怕是不怎么好啊,李星晨的人,在你封地活跃了这么多天,你竟然都没有发现。”

  “一个月内开战,我的人,已经越过边境,与大离交上手了,震皇阻拦不了。”

  “那殿下召唤我来,所谓何事?”

  “我要做的已经做了,现在,是时候出发了。”齐王神情平静,丝毫不在意可能会预见的损失。

  白水蛋有些意外,忍不住拍手。

  “好,殿下果然是做大事的人,拿得起放得下,我们现在就走吧,我在深渊裂缝等你。”

  白水蛋笑了笑,身形无声无息的消失不见。

  等到白水蛋消失,齐王才抬起头,看着空荡荡的椅子一眼。

  他缓缓的站起身,但是身后的椅子上,却还有一个一模一样的齐王坐在那里。


  袁氏文学网阅读网址:m.yuanss.com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