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秦嫡公子_第二章 祸福,孰知其极?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二章 祸福,孰知其极? (第1/3页)

  腊月时分。

  关中近日已停止下雪,但寒气却一天比一天重。

  在骊山深处的一处幽静民宅内,却是传出了敦敦的读书声。

  “道可道也,非恒道也。名可名也,非恒名也。”

  “无名万物之始也,有名万物之母也。故:恒无欲也,以观其眇;恒有欲也,以观其徼。”

  “两者同出,异名同谓。”

  “玄之又玄,众妙之门。”

  “……”

  屋中青年将窗户微微打开一点缝隙,在屋中生起一盆炉火,加上些干木柴,随后拿起放在案几上的《道德经》诵读了起来。

  炉火扑腾,烟雾缭绕。

  屋外寒风随门窗渗入,卷起缕缕发丝,配上青年诵读的道文,倒是给他周身平添了几分飘逸、超凡脱俗之姿。

  青年身着厚重衣裳,年纪在十七八岁,眉清目秀,肤色略显黝黑,但体态并不单薄。

  房间里的摆设很简单。

  除了一排排书架,就只剩一个看书的案几,以及烧火的火炉,火炉是泥铸的,里面烧的也不是少烟的木炭,而是从附近山林捡拾回来的枯木。

  青年名为秦落衡。

  他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他十年前穿越到这里,睁开眼,自己正身处高墙深宫之中,但还没来得及细看,就听到耳畔传来阵阵金铁交击之声,以及兵马嘶啸的声音。

  他当即只感觉脑袋一疼,瞬间昏死了过去。

  等再次醒来。

  已经身处荒林,浑身破烂。

  此后他便一直在附近流浪,在濒临饿死之际,他被一名流浪的夫子相救,而后两人相依为命,一路磕磕碰碰,来到了骊山,并隐居在了这里。

  秦落衡这名字是夫子给他起的。

  他想不起前身的名字,也想不起任何相关的记忆。

  他问过夫子,为何给自己起这个名字,又有何寓意,夫子只是笑着说:“秦为国姓,天下大势已成,你今后注定为秦人,落衡则是取自‘人生如棋,落子无悔。”

  不过。

  秦落衡却明显的感觉到夫子提到‘秦’时,语气总是带着几分薄凉、几分无奈、几分困闷,远没有嘴上说的那么洒脱。

  他也曾

  袁氏文学网阅读网址:m.yuanss.com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