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秦嫡公子_第十九章 灋!!!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十九章 灋!!! (第1/3页)

  翌日,清晨。

  秦落衡起了个大早。

  他要给自己准备一点干粮。

  进到学室之后,基本整日都会呆在学室,学室并不包伙食,一天长达四五个时辰的学习,若是不额外进食,根本就支撑不住。

  秦朝的普通百姓都是一日两餐。

  即饔(yong)和飧(sun),也就是所谓的朝食和夕食。

  在秦时,因为粮食产量不高,所有黔首都缩衣紧食,而为了把更多时间放在劳作上,也就形成了目下的一日两餐。

  即日出而作,日入而息。

  鸡鸣时分起床,去到田间地里耕作,等到巳时(九点)回家吃朝食,稍作休息继续回到田间,一直劳作,等到日至悲谷,即申时(四点)回家吃夕食,然后准备休息。

  因此民间有这么一句话。

  朝铺不得见!

  意思就是邻里之间,除了在吃朝食和夕食的时候能碰面,其他时候基本都是见不到的。

  如果其他时候见到了,说明对方一定在偷懒。

  这时也没有早上吃好,晚上吃少的说法,在这个粮食稀少、物质匮乏的时代,生火做饭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为了节省时间和柴火,黔首早餐基本是现吃现做,而晚餐普遍都是热的早上剩下的朝食。

  这也能从饔和飧的字面上看出。

  《说文·新附》中:‘饔,孰(熟)食也。’,‘飧作馂,即食之余也。’

  当然这只是民间黔首。

  若是上等士人或者贵族,则不依循这个一日两餐,他们都是一日三餐、四餐,甚至多餐。

  秦落衡因为有一日三餐的习惯。

  自然也不在这个范畴。

  不过这时期粮食种类不多,能做的干粮也就两三种。

  即餱(hou)、粕和糗。

  餱就是把蒸好的饭曝晒成干粮。

  粕和糗就是把粮食带着皮(糠)压成渣滓和米粉,然后炒熟,分别相当于后世的炒面和炒米。

  吃的时候抓一把,就着冷水下送。

  这三种干粮都是用来填饱肚子的,但味道实在不敢恭维。

  秦落衡自然不会委屈自己。

  他准备做锅巴。

  随着灶间火势不断升腾,锅中焖饭也渐渐贴着锅结焦成块状的一层饭粒,颜色变得金黄,一股喷香从锅中散出。

  见状。

  他也是连忙挥动锅铲,将内里白净的米粒翻到锅身压实,他虽然有余粮,但还没奢侈到就为了做一点锅巴,直接浪费好几把米,他要把这些米全部做成锅巴。

  随着时间推移,厨房

  袁氏文学网阅读网址:m.yuanss.com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