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秦嫡公子_第二十章 古者决讼,令触不直者!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二十章 古者决讼,令触不直者! (第1/3页)

  这名令史名为枯。

  他在十年前在学室入学。

  在最后一年‘试’为吏阶段,更是被评为了‘最’,但后面不知为何,他放弃了学室推荐的佐助长吏的吏员一职,反而选择继续留守学室,成了一名假史。

  其在学室授学三年之后,成功的从假史转正,成了一名真正的令史,但学室内不少令史都替其惋惜。

  要清楚。

  秦时秩六百石以上的官吏才能被称为长吏,在这时对应的官职至少都是县令长或郡守一级。

  佐助长吏的吏员,相当于后世的秘书。

  这推荐不可谓不好。

  当年不少学室的史子都眼红他。

  但他却毅然决然的放弃了这个机会,一头扎在学室授学上,而原本远不如他的其他史子,现在不少都已经身居高位,成了地方郡县的郡丞、县令等。

  即便如此。

  令史枯依旧不为所动。

  整日醉心秦律。

  加官进爵对他而言,仿佛没有任何意义。

  他也被不少人称为怪人。

  但不得不说,令史枯的授学功底很强。

  在木板上写下‘灋’字之后,令史枯并没有急着讲解,而是开始回顾起上节课讲的内容。

  他开口问道:

  “上节课所讲可还记得?”

  四周顿时传出回应.

  “回令史,史子未曾忘也。”

  “为吏者,当操邦柄,慎度量,来者有稽莫敢忘......”

  听着四周琅琅的读书声,秦落衡却是与四周有些格格不入,他张了张嘴,想跟着诵读,不想让自己显得这么特殊,但实在是不知该说些什么。

  学室开学已一月有余。

  虽然因关中大索中断了二十日。

  但前面十几天,学室内的授习是没有中断的,也就是说,他作为一个插班生,已经落下了十几天的课程。

  令史枯注意到了秦落衡的异样。

  但也只是一扫而过。

  等到其他史子读完,令史枯朗声道:

  “入学来,我们授习的识字教材为内史腾编撰的《为吏之道》。”

  “凡为吏之道,必精洁正直,谨慎坚固,审悉无私,微密纤察,安静毋苛,审当赏罚。”

  “......”

  “吏有五善。”

  “一曰:忠信敬上。”

  “二曰:清廉毋谤。”

  “三曰:举事审当。”

  “四曰:喜为善行。”

  “五曰:恭敬多让。”

  “吏者当力戒五失。”

  “不得夸以迣(zhi),不得贵以泰,不得犯上弗知害,不得贱士而贵货贝,不得见民倨傲。”



  袁氏文学网阅读网址:m.yuanss.com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